普洱茶1

马哲峰:哆依树寻茶记
来源:普洱茶1 发布时间:2020-07-04 02:56
易武,钟情于普洱的茶友们心目中的圣山。从初识普洱入易武正山寻茶,再到迷上普洱寻茶易武的村村寨寨,直到无可自拔的爱上普洱,深入秘境寻找钟情的国有林古树茶,那是独上高山望尽天

易武哆依树普洱茶

易武,钟情于普洱的茶友们心目中的圣山。从初识普洱入易武正山寻茶,再到迷上普洱寻茶易武的村村寨寨,直到无可自拔的爱上普洱,深入秘境寻找钟情的国有林古树茶,那是独上高山望尽天际茶路后,属于普洱茶的绝世青春。

从名山、名寨到国有林,普洱茶产区的疆土接续的细分,那是钟爱普洱的茶人,身体力行孜孜不倦的起劲追寻,期盼有朝一日,可以遍历国有林,寻找到令人心醉神迷的普洱风味。

早晨醒来,窗外阳光亮媚,又是一个晴朗的晴天气,如许的气候与深入国有林寻茶最为适宜。相约三五老友,共赴心仪已久的哆依树古茶园,探究隐藏在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中古茶园的奥秘。

从易武街上出发,九零后的青年茶人卢?同他的老友刘承、吴世通驱乘一辆皮卡车头前领路,守兴昌号掌门人陈晓雷开着吉普牧马人,载着他的合伙人董董姑娘、马博峰与我紧随厥后,两辆车一前一后,出易武镇右转沿214省道奔江城目的飞驰而去。已经由了上午十点,满山的云雾已经消弥不见,坐在阳光普照下的越野车里,一路迂回穿行在绿荫道上,窗外层林叠翠,耳畔风声响起,令人心旷神怡。

车过高盗窟下到谷底的公路上,行步数公里,岔路口显现在视线里。倘若左转则通向象明乡,直行奔向江城的偏向。一眼看见岔路口的指示牌,直行11公里过曼腊村、30公里过曼乃村、45公里过倮德村,这三个村都是易武镇下辖的村委会,直叫人感慨易武镇的行政辖区地区广袤,而易武正山近年来鼓起的诸多小微产区国有林古园,则满天星般分布在西双版纳易武州级天然珍爱区的热带森林里。

车辆继续行驶,左手边是水流淙淙的磨者河,道路两侧递次分布的是曼腊村委会下辖的漫撒、帕扎河、杨家寨等村民小组。地广人稀的边陲区域,一个村委会的辖地之恢弘,都经常会让外来者感受无边无际。

车辆跨越一座小桥行驶至杨家寨,右侧溪流边上不起眼的一座黄色平房就是村民小组办公的地点,看起来平昔里无人值守,铁将军把门,并无一人。右转沿溪流边上的水泥路进山,行不数百米,水泥路面消退不见,坑洼不服的土路显现在面前。太阳可以照射到的路面,尚且干燥平展,阴凉背光的地点,仍然是泥泞不胜的路面。四驱的皮卡车、吉普牧马人越野车展现出了硬朗的一面,嘶吼着穿越泥坑,驰骋波动在土路上勇往向前。前车在干燥的土路上行驶事后,荡起的漫天灰尘,时常会遮挡后车的视线。穿越香蕉林、橡胶林等经济作物林地,十数公里之后,西双版纳易武州级天然珍爱区的石碑再一次显现在路旁,提醒人们这里属于庇护区的领地。

继续前行,路边上尚存留着低矮简陋的衡宇,那是旧日时光留下的印记。道路右侧的溪流,时而近在面前,时而折向河谷的另一边。葳蕤旺盛的丛林庖代了人工栽培的作物,就连手机的旌旗全都消逝不见,感受瞬间穿越时空,与外界的现代生活失联。凭借熟谙地形地貌的前车率领,车辆两遇岔路口都选择了左转。行至路的终点,只有一家人生活在这丛林间。打过号召,停放好车辆之后,一行人接下来彻底回来了农耕时代,完全要依靠本身的双脚,步行去往这热带雨林深山更深处探访国有林哆依树古茶园。

沿着通向山巅蜿蜒崎岖的林间小道,一行人起头登山。同业一群人中,岁数最小的是刚满十八岁的零零后小伙子吴世通,圆圆的脸,圆圆的身段,人人都习惯于呢称他作通通。就年事段来看,这一行访茶的人中八零后都是当之无愧的主力军。七零后就只有我本身一小我。出乎料想的是通通最先嚷嚷着说:走不赢了,腿好酸哦!董董姑娘玩笑他说:“七零后的大叔都还在尽力向前,零零后的小哥哥要跟紧一点。”叫归叫,上山的时候,通通拽着两个八零后的火伴,奋力向前迈进。闲聊中得知:分歧于八零后、七零后或多或小履历过艰辛生活的磨练,跟着普洱茶市场的热络,茶山上的零零后们遍及都有了更好的物质前提。再也不复父辈们昔时筹划农耕、狩猎举动锻练出的强壮体魄和铁脚板。在高山上的乡镇,或者是城市里,零零后们的生活体式和价值观正在趋势于一致,这也预示着将来的普洱茶行业,或将迎来巨变。时代的大水,澎湃而至,又咆哮向前。

一路上行,多数的时候都是在爬坡,时不时会有一小段平展的道路,少半下坡的路段。道路边的树上时不时会涌现指引前行的路牌,指明目的,一路沿着山脊上行,就是通往哆依树古茶园。细心观测后发现,这是一条毗邻连绵升沉的山岳的路线。常常碰到毗连两座山岳的山脊,必然会有先下坡再上坡的状况显现,山脊处往往非常狭小,宽不外丈许,两侧都是深弗成测的沟壑与深渊。行至半途,又碰到山脊,树木稍显稀少,陈晓雷用手指向远方道:“倘若翻越这深深的峡谷,再翻过对面的那道山梁,就是我们曾经拜访过的国有林薄荷塘古茶园。”纵横的河谷阻隔,看似近在面前,实际隔着峡谷高山。遥遥相对,却噤若寒蝉。

在这条被我戏称为“驼峰茶路”的路线上,山脊两头连通的主峰顶部,往往地势平展,按照云南人的习惯都或许叫作“大平掌”,名字通俗易懂,且十分的逼真。茂密的树林之下,星散有前人栽种的茶树。旁边则有西双版纳易武州级天然回护区办理所的通告,峻厉警告不许可新僻茶园。这里是茶树最后的乐园,恰是有赖于丛林的荫蔽,才有了国有林古茶园受热捧的局势。

步行两个小时之后,时针指向了正午一点半,我们的行程已过半。原本筹算达到哆依树古茶园再用午餐,只好在来自肠胃的声声抗议中暂且做了改变。山巅之上寻找不到芭蕉叶,只好席地团团围住,简洁用餐。餐后打包将包装袋之类带走,早已经成为了无需再行嘱托的好习惯。

午餐事后的体力恢复过来,稍稍加速了脚步向前赶。穿越了一个又一个山脊和峰峦,在上上下下的路上,心跳、呼吸也随之律动升沉。最大的感到是早前访茶薄荷塘、冷水河的行程中出的汗,都比不外去哆依树路上流的汗水的一半。

就在脚步已经繁重到再也抬不起来,大汗淋漓事后口干舌燥,已经将近没有一丝一毫气力的当口,前方传来陈晓雷的召唤:“到了!到了!”紧接着转过一个弯,哆依树古茶园就映入人们的眼帘。

迎面看到一棵高杆茶树,高可十数米,但见枝叶晃悠,倒是有人攀爬在树上,茶树上的茶果、茶花与老叶天女散花般纷纷落下。扣问坐在梯子上手脚一直忙着疏叶的茶农,回覆说:摘掉了一部门老叶子,来年春天新梢萌发的会早一点。

穿过茶园,在茶农一时搭建的棚屋里稍事休憩,喝点水弥补身体损失的水分。听闻最大的高杆古茶树在这茶园下面的峡谷最深处,于是打起精神头来,沿着之字形的巷子,亦步亦趋的去往峭壁下的茶园最深处。快要半个小时,刚刚下到古茶园中央。触目所及,四处都能够看到高杆古茶树,这种茶树身姿挺秀,被有人贴切的形容为“茶树中的长颈鹿”。最大的一棵高杆古茶树,目测树高20米摆布。陈晓雷掏出随身携带的尺子测量,围径近接近110公分。别的一株与之巨细相若的高杆古茶树,长势不如前者茂胜。疼惜爱护古茶树的主人,用竹编的栅栏将其围挡在中央,冀望其福寿延年。别的一棵高杆古茶树,不知何以倒伏在了茶园中央,所幸还有一枝根深扎在泥土中,维系着它的一线生机,苟延残喘。一株贮立在茶园中央的古茶树,年迈体衰,树心中空,衰亡后徒留树干涸枝,令人心生怅惘和感慨!在这声名显赫的国有林茶园中,依哆依树古茶园拥有50多棵高杆古茶树的却也十分罕有。

逡巡在哆依树古茶园中,抽样测量茶树的真叶,或许看出据有优势地位的仍是大叶种,这个几乎是大多数古茶园的纪律性体现。这个时节,茶树已经很少抽芽,细心的找寻了半天,也只找到一两颗幼嫩的茶芽。古茶树是如斯的神奇,品味咀嚼茶芽的感触,与它加工成的普洱生茶,有着令人惊异的一致性气势。如同这哆依树古茶,进口苦中带涩,苦强涩显,苦尽甘来,犹然微带涩感。曼妙幽雅的花香,山野气韵尽现。

天光云影彷徨之间,头顶的阳光渐行渐远。垂头看表,时针指向四点。恋恋难舍的往山上走,三步两回首,这可贵一次的探看,又有谁能知道,再次的相见,或许已是经年。

哆依树,名字听着就叫人喜欢。在这植物种类繁多的热带雨林中,最多的是各色的树木,反而是茶树最为少见。哆依的名字本叫多依,生长于山野沟边、溪旁或灌丛中,海拔1000~3000米之间,是云南特有的野生果树之一,这里亦是它的乐园和领地。多依果亦是察看最适宜种茶的动静树之一,茶农朴素的话语系统中笃定的认为:有多依果的都是好茶地。用哆依树来作这片古茶园的名字,的确十分的适宜。

已经快要下昼四点半,还有漫长的旅程,期待我们再次用双脚一步步测量往回赶。下山的途中,再次清楚印证了来时的判断,来时多数时间一路上行,归去的时候顺山势下行,一路足底生风。时而左边,时而右边,两侧峡谷中不见流水潺潺,但闻水声淙淙,和着斜阳下的光影,悦耳悠扬的鸟鸣声声,一路伴人同业。

回首这一天天走过的茶路,最叫人感慨的莫过于通往哆依树古茶园的山间巷子。上上下下,起升沉伏。在前途无望之后迎来起色,在艰辛磨折后收获惊喜。这才是深入幽境寻访国有林古茶园后,终于洞悉普洱茶内含的风味与深藏在奥义!

文|行知茶文化讲习所-马哲峰,图文起原:守兴昌茶业。

普洱品味网转载本文,仅作交流进修之用,如涉及版权等侵权问题,敬请奉告删除。


马哲峰:哆依树寻茶记
TAGS: 普洱茶茶具

微信扫一扫

关注公众号送茶叶